东港之忆散文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12-19 15:00 阅读:

东港曾经是一条美丽的河流。

我还会想起梦里蒸汽轮机在河中奔跑,海浪汹涌在河的两岸,打湿了笑着的孩子的脚背,激起一声清脆的尖叫。20世纪70年代,东港是连接孔龙和龙干湖的主要道路。只要一毛钱,你就可以登上从孔龙到龙干湖的轮船。蒸汽船可以承载100多人,船上有长板凳,可以容纳50到60人。然而,乘船的人不在乎他们的座位,他们更喜欢靠在船的边缘,看着汽船在清澈的东方港口扬帆远航,波浪在船尾翻滚。然而,河两岸的水是船上的人最喜欢看的风景,因为蒸汽船是通过的。-

东港的水真的太平静了,尽管它日夜奔流至长江。但是不管风和雨有多大,它都不能掀起太多的风浪。这条河实际上很宽,50到60米宽。挖掘后,它现在至少有78米宽。由于缺少汽船,加宽的河流再也看不见大河的波浪。因为平静,河水总是清澈的。任何看过漓江的人都知道水是清澈的。作者说他能看见河底的鱼和细石头。那是因为漓江很浅。东港清澈的水是由于底部有丰富的绿藻。站在岸边或船头,我可以看到柔软的绿草在清澈的水中摇曳。就像一个女人带着各种风情向你挥手,人们忍不住舀起一把清水,慢慢地用嘴唇品尝。

我最喜欢夏天的东港。夏天,东港就像一个迷人的年轻女子,她富有魅力,让人流连忘返。事实上,如果把这个迷人的年轻女子和夏东刚相比,估计这个小镇上的男人都会迷失。一大早,当天空突然打开时,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敲打衣服的声音。正是勤劳的农村妇女每天开始努力工作。事实上,村子附近还有一个池塘,但是水没有河水清澈。垂柳蹲在河边的柳树下,被允许在拍打衣服的时候轻轻地在背上刷衣服。当和村里的女性朋友谈论她们父母的缺点时,快乐的一天会有一个好的开始。在岸上,小男孩拿着一本书,在晨露的柳树下轻轻地读着。早起的鸟儿在树枝上快乐地歌唱,仿佛唤醒了熟睡的同伴,向世界宣告这是美好的一天。晨曦初露,阳光从柳枝下穿过。清澈的水面上出现了金色的涟漪。一艘小船被支撑着。起得很早的村民们正在观察昨晚铺设的渔网是否已经收割完毕。村里的女人洗完衣服离开后,又来了一个村里的女人。在他们叽叽喳喳的笑声中,这条河承载了多少欢乐和悲伤?一个男人拿着一桶水,从一个没人洗衣服的地方拿了两桶水,摇摇晃晃地走着。生活就像这一滩清水。只要你有力量,你就永远无法承受。只有你有勇气,生活中才会有希望。八九点钟,一群孩子来到岸边。他们在等汽船经过,看着汽船上的波浪向岸边涌来。孩子们在浪花中尖叫,幸福的感觉像河流一样清澈。河水渐渐平静下来。那条鱼开始在水生植物间游走,没有打扰,悠闲自在的鱼令人羡慕。中午,几个孩子蹦蹦跳跳地走过来,站在岸边,来回张望。除了他们一群人,河水很平静。几个人嘀咕了一会儿。一个男孩脱下裤子,露出赤裸的臀部。边上的孩子们都笑得前仰后合。很久以前,第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跳进河里,喊道:“哇,多舒服啊!”此时,东港是他们的世界,世界是他们的东港。孩子们在清澈的水中尽情玩耍,追逐着它。这些孩子觉得一条安静的河非常生气勃勃。有时一个成年人路过河边,看到这些孩子玩得很开心,就说:“这些家伙!”事实上,我心中充满了嫉妒。在烈日下,除了这条美丽的河流,哪里能找到凉爽的世界。玩了一会儿后,小家伙们一个接一个地上岸,穿上衣服回家了。下午河水终于平静下来了。三四点钟的时候,这些小家伙又来了,还有更多。这一次,他们没有脱下裤子,直接跳入水中。突然河上发生了骚乱。越来越多的孩子在河里玩各种游戏。参加跳水比赛的人比游过这条河的人游得早,比游过这条河的人有更多的技巧。孩子们都是主人,只看到海浪在水面上翻腾,光着胳膊和脚在水面上跳舞。渐渐地,大人也来了。当一天中最忙的时候,成年人来游泳时会带一桶水。游泳后,他们带着一桶水回家。辛苦工作一天后,这些勤劳的庄稼人找不到休息的理由和方法。黄昏时,他们可以在河边洗个干净的澡,放松肌肉和骨骼。一天的疲劳逐渐被河水所消除。最后,带一桶淡水回家,你可以吃香米。走过千山万水的村民们总是认为只有东港的水米最香。

黄昏时,西太阳把河水染成金色。天空中金色的太阳不再像日本和中国那样耀眼。金色的圆形太阳映在水面上,带着金色的涟漪。孩子们在涟漪中追逐欢笑,这样美丽的风景仍然时常在梦里被回忆。这时,也会有女人跑去洗澡。当女人来到河边时,她们都穿着长衣服和裤子。他们从不在河中央游泳。他们只在岸边擦洗自己,然后湿着走。事实上,有许多女孩在河里游泳。河两岸很少有村民不会游泳。也有穿泳衣的女性,她们是高中老师,但是只有这个女人敢在河中央游泳。我们在河里游泳,看到了老师的游泳衣。我们从远处看着它,心中充满了新奇。读过书的人毕竟是不同的!每个人都这样叹息!事实上,女老师的家也在河边。他们都是在河里长大的。河的两岸是村民建造的莲塘。风吹来,荷花的香气飘散开来,令人心旷神怡。荷塘里的水很清澈,但是人们从来不在那里游泳。每个人都喜欢在河里的荷花香中懒洋洋地游泳。有时候,当一个男孩摘下荷叶戴在头上时,他会受到大人的斥责。淘气的孩子会要求在对面的荷塘里摘些荷花。一阵喧哗过后,一群无忧无虑的孩子咚咚咚地向对岸游去。

随着繁忙的夏天过去,河水逐渐变薄。秋溪是清河的宠儿。冬天,这条河更薄,但它从不结冰,就像河上的草永远不会枯萎一样。春天来了,河水越来越丰富。事实上,无论季节如何变化,这条河总是清澈美丽的。

我已经20年没回家了。我只听说这条河不再美丽了。尽管河水仍然清澈,但它有酸味,不再甜了。漂浮在河上的浮萍看起来像一个戴着不相称帽子的漂亮女人。它清晰而肤浅。即使现在,河里游泳的人也越来越少了。每个人都说河里有太多的毒素,在河里洗澡后会痒。每个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当每个人的衣服穿过美丽的河流时,河水变得越来越丑。

怀念那条让人飞扬的河流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