习性使然请勿见怪散文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12-21 21:00 阅读:

习惯是习惯和性格的缩写。有些人天生就有习惯。有些人的习惯不仅是天生的,而且是由一些后天因素的经验形成的。我的习惯和后者有些相似。

坦白地说,我的大部分习惯属于“独行侠”风格。这种习惯的形成与20世纪70年代初传达特定事件有关。当时,我还在初中一年级,这是大队级完成时设立的初中班。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,没有必要在这里多说。然而,来文中说,逃离这个国家的叛徒在床头贴了一面横幅,上面写着“天马行空、独立自主”的八个字,解释了英雄的生活特点。我们,社会的尘埃,不敢评论历史人物,但是“天马行空,独立自主”这八个字深深地铭刻在我们的脑海里,几十年后我们也不会忘记它们。当然,“天马行空”是不可能的。“孤独”的概念经常控制我的动作。

喜欢成为一名“独行侠”,主要是因为它不受任何限制。不必前后看,也不必患得患失,提着行李,上马出发。这种舒适是别人无法理解的。20世纪80年代初,我雄心勃勃地想成为一名“业余记者”。我正在湖北省省会武汉出差,这时一个“孤独者”走进《湖北日报》编辑部,口袋里拿着一叠纸,希望找一个编辑看看手稿,看看我能不能在这份报纸上放一个豆腐。嘿嘿,那时候,很有意思。我静静地站在编辑部一个戴着老花镜的编辑旁边,看见编辑用蘸着红墨水的毛笔小心地批改手稿。后来,老编辑把头稍稍转过30度角,用浓重的武汉口音问我:“你想做点什么……”我陈述了自己的目的,拿起一杯老编辑沏好的茉莉花茶离开了。手稿无法在《湖北日报》出版。后来,我跑到了《武汉青年报》,当时刚刚推出。它可能刚刚出版,但手稿的来源并不丰富,很快就出版了。

我经常告诉自己一起出去,互相照顾。否则,它不会如此稳定。例如,2004年杜愚高速公路改造升级后,我骑自行车溜到杜愚霞山十里河路,拍了一张《国道遛牛何时休》的照片,发给《赣南日报》。然而,当时几乎发生了一起事故。虽然没有危险,但我认为在那个时候有个同伴会很好。另外,我在2011年6月去南昌参加了一个会议。闲暇时,我也独自去购物。当我来到省人大,看到门口站岗的武警战士们笔直的站岗时,我有一种强烈的拍照欲望。然后我拿出我新买的尼康250,点击它。因为这是一个长远的观点,我再次站出来.出乎意料的是,当我刚举起相机时,一名军官般的士兵从旁边闪过,敦促我不要拍照,并要求我删除照片.那时,我想不好:麻烦!幸运的是,我仍然有一些现场经验,并立即对警官说,“武警同志,你工作很努力。我也是一名老兵。看到这种庄严的军事姿态,我有一种荣誉感。我想拍下来,教育下一代.就在我准备拍的时候,你阻止了它,它没有起作用。请原谅,我不知道这里是不允许的……”听我说,警官微笑着告诉我要带着手势离开。走了几步后,我旁边的一位老人笑着对我说,你真聪明。这里经常发生相机坠落。现在我想起来了,我还是很担心。如果我一个人出去,如果我不小心就会有危险。

有时,“独行侠”的习惯可能只关心自己的感受,而不考虑其他人的一些情况。它或多或少会引起一些麻烦或让其他人吃惊,这是不可避免的专横和唐突。因此,我只想说我没有别的意思,这是因为我习惯“说我们离开就离开……”如果我的“独行侠”行为对同事、朋友、亲戚和其他人造成了一些“不尊重”,请原谅我,原谅我!

赞助推荐